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法院概况 | 新闻中心 | 法学思想 | 法官风采 | 法苑文化 | 裁判文书 | 普法天地 | 专题报道 | 开庭公告 | 法律法规
  当前位置:法学思想 -> 案例评析

本案应否赔偿死亡赔偿金?

  发布时间:2012-08-30 11:12:53


案情摘要:

2006611日,原告肖XX急诊就诊于被告X医院,急诊诊断为足月妊娠待产,收住妇产科。妇产科收治后,治疗计划为:完善各项检查,待产。此时产妇有规律宫缩、宫口开全,胎儿头位置在中骨盆平面,妇产科初期决定采取自然分娩,对产妇实施“人工破膜”术后发现羊水污染。在这种情况下,医方行催产素进行了引产,这种违反产科诊疗常规的医疗行为,加重了胎儿的宫内窒息, 612120分,自然分娩失败。300分转入手术室进行剖宫术,340分取出一女婴,转入儿科治疗。121415分女婴死亡。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医学会做出的新医鉴2009-5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认为:医方诊疗中的过失行为与目前产妇女儿死亡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医方承担主要责任。该手术中输尿管损伤属可以预见但不能完全避免的手术并发症,因此产妇的输尿管损伤不构成医疗事故。鉴定结论:本病例属于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医方承担主要责任。

本案产妇病愈出院后以夫妻名义提起诉讼,请求法院赔偿丧女精神抚慰金及死亡赔偿金。一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本病例经医学会鉴定属于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因此,应当按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来进行处理。而《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只规定了精神损害抚慰金,没有规定死亡赔偿金,因此不应当赔偿死亡赔偿金,只应按该条例计算精神损害抚慰金。遂判决支持了原告的丧女精神损害抚慰金请求,驳回了原告关于死亡赔偿金的请求。

原告夫妇对一审判决不服,提起上诉,认为法院应当赔偿死亡赔偿金。

此案在二审法院审理中,二审法院对于死亡赔偿金应否赔偿的意见与一审法院截然相反,合议庭一致认为应当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及有关立法精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判决医院向上诉人赔偿死亡赔偿金。

本案一、二审法院存在法律适用方面的差别,对于法院来说虽然只是赔与不赔的判决结果,但是这样的案件对于患者亲属来讲,却有巨大差别,我们都知道死亡赔偿金是依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的,判决赔偿死亡赔偿金意味着患者亲属可以在财产上得到一笔数目不小的赔偿,从更深层次看,判决赔偿死亡赔偿金也揭示了执法者在这一问题上将精神抚慰金与死亡赔偿金明确区分开来了,同时,也是对立法精神及立法趋势的一种准确预判。

那么,本案究竟应否赔偿死亡赔偿金呢?一、二审法院的判决到底那个正确呢?长期以来,在这一问题的处理上司法实践中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判决不赔偿死亡赔偿金的判例,也有许多判决赔偿死亡赔偿金的做法,没有绝对的错或者对的说法,但是随着《侵权责任法》的颁布实施,笔者相信,对于医疗事故中造成死亡的应否赔偿死亡赔偿金的问题会逐渐趋于统一,不再存在争议。就本案而言,虽然本案发生及诉讼时《侵权责任法》还没有正式施行,但是笔者仍然赞成二审法院的处理意见。因为《医疗事故处理条例》虽然未列死亡赔偿金,但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03.12.04)已经将精神抚慰金与死亡赔偿金分列在了两个法条里予以了区别对待,从对立法本意的理解来看,应该是将二者予以了区分。此外,死亡赔偿金与精神抚慰金的性质也完全不同,死亡赔偿金是对财产性质的收入损失的赔偿,精神抚慰金是对精神损害的赔偿。另从《条例》与《解释》的颁布时间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出台时间是在《关于参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审理医疗纠纷民事案件的通知》之后,司法解释的效力高于通知。且该解释明确规定,“在本解释公布施行之前已经生效的司法解释,其内容与本解释不一致的,以本解释为准。” 由此,笔者认为,司法实践中对于该问题的处理适用《民法通则》以及最高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更合乎法理,合乎情理,符合解决现阶段《医疗事故处理条例》不尽完善带来诸多现实问题,也有利于真正意义上平衡医患双方的矛盾。

但是,本案中还有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那就是关于死亡赔偿金的计算标准问题。本案原告夫妇之女经抢救,仅存活了不到一天的时间,新生儿能否与成年人的赔付标准相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九条规定:“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民法通则》第九条规定:“公民从出生时起到死亡时止,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依法享有民事权利能力,承担民事义务。”依据上述法律规定,胎儿出生后就有相应的民事权利,法律只是对城镇居民、农村居民以及60岁以上老人死亡赔偿金的赔偿标准做出了特殊规定,而没有规定新生儿受到人身损害死亡不可索赔或者与成年人死亡赔偿标准有所区别。那么法律应否对新生儿死亡的死亡赔偿金作出特别规定呢?笔者认为,对于死亡赔偿金的赔偿标准,法律应当予以区别对待,特别是应当增加对新生儿死亡赔偿金的计算标准问题的规定。

 

文章出处:新疆法院网(http://www.xjcourt.org/public/detail.php?id=4369)    

关闭窗口
纪检办公室电话:8811033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 reserved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新ICP备16001863号-2

您是第 1780039 位访客